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第四零六章 声援钟羽正
  听了王林生的这句话,众人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齐姓的读书人大声说道:“王贤弟说的有道理。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还坐视不管,就不配为读书人!”

  “读圣贤书,做正直事,今日就是我辈出头之时!”

  “对,就是我辈出头之时!”所有人都跟着附和道。

  气氛一下子就被烘托出来了,整个酒楼之中的氛围更加热烈,大家喝了杯中酒,纷纷摔了酒杯,转身就向楼下走了出去。

  来到楼下,王林生将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笑着说道:“掌柜的,不用找了。咱们去做大事情,这些钱用不到了。”

  “王贤弟高义!”众人大笑着附和道。

  只是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王林生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三下。

  女掌柜的缓缓的点了点头。

  两人快速地对视了一下,王林生才转身离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酒肆。

  这个时候,小二凑到了女掌柜的身边,说道:“掌柜的?”

  “去报一下,这些人已经走了,应该是去首善书院了。”女掌柜的说道:“另外你派人盯着点,如果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回来汇报。”

  “好的,掌柜的。”小二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在京城的各地之中,都在发生着类似的一幕。

  无数的读书人开始汇聚,快速地涌向了首善书院。

  一时之间,京师震动,似乎所有的读书人都动了。

  而此时此刻,消息也传到了首善书院,第一批人已经到了。

  得到下面人的汇报之后,钟羽正神情激动,整个人都露出了老怀大慰的样子。他转头看着阮大铖,笑着说道:“果然这天下还是正直的读书人多!”

  阮大铖看了一眼钟羽正,笑着附合道:“我们都是读圣贤书之人,自当行圣人之道。”

  可是阮大铖的心里面却在大骂:这是怎么回事?谁搞的鬼?这些读书人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眼看事情马上有了结果,现在这些人跑过来,,实在是太愚蠢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做,只能激怒朝廷吗?

  从当今陛下的行事风格来看,陛下就不是那种能够受人威胁的人。如果真的闹翻了,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搞砸了,书院的改革也不用想了。

  真到了那个时候,可怎么办?

  主管这件事情的崔呈秀会彻底完蛋。而自己呢?

  肯定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弄不好就身败名裂了。

  阮大铖现在心里面只能寄希望于崔呈秀,希望他能在陛下那里谈下来。

  “可是钟前辈,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呢?”阮大铖有些迟疑的说道:“现在所有的读书人都在朝着这里汇聚,这要是闹出点什么事情来,恐怕咱们也没办法交代。”

  钟羽正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他此时心中的激动已经消退了,也开始担心了起来。

  这人多了,谁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这要是真的弄出点什么事情来,他也没有办法交代。

  “放他们进来吧。”阮大铖说道:“钟前辈还是亲自出去,让他们安生一下。我们表达意见可以,但是不能闹。而且如果被有心人利用,说钟前辈聚集学子闹事,恐怕会授人以柄。到了那个时候,好事也变坏事。”

  听到阮大铖的话,钟羽正连连点头。

  非常赞赏地看着阮大铖,钟羽正颇为感慨的说道:“幸亏你在,如果你不在,我都乱了手脚了。我们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两人连忙走了出去。

  外面的学子已经越聚越多了。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的读书人,此时正在慷慨激昂的说着什么。

  见到钟羽正和阮大铖走了出来,年轻人连忙走了过去,笑着拱了拱手说道:“学生王林生,见过钟前辈。”

  钟羽正看着王林生,笑着将他搀扶了起来,说道:“起来起来。”

  王林生站起来之后,钟羽正面容严肃的说道:“你们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我们到这里来,是因为听说朝廷居然有人谏言书院不教圣人之道、不学孔子之法。这实在是有逆天道,是对所有人读书人的侮辱!简直是罪大恶极!”

  “有人居然说要教墨家之道,还有人说要教法家。他们怎么可以与我儒家相提并论?”

  “我看这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其心不明,其意不明,简直就是图谋不轨!”

  “我们听说钟前辈坚持圣人之道,只要朝中不同意,首善书院就不同意书院改革。钟前辈实乃我辈读书人的楷模!我们义愤而来,正是为了声援钟前辈!”

  “我们要让朝堂上的人看看,要让陛下知道,我们这些读书人在想什么。让那些宵小之辈无处遁形!钟前辈,我们支持你!”

  王林生的嗓门很大,他喊出来的话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

  后面的读书人此时也是群情激奋,大声喊道:“钟前辈,我们支持你!”

  一时之间,气氛上升到了极点,喊声极大。

  钟羽正在感慨欣慰的同时,也有一些担心,于是伸出双手向下压了压,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原本他以为没什么作用,可是没想到只是伸手压了压,周围的学子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这可是威望的体现。

  这一点连钟羽正都没有想到,他心中老怀大慰,自己终于也有了这一天。

  以前高攀龙、左光斗等人在朝之时,首善书院都是他们说的算。今时今日,终于轮到自己了!而且也终于有了如日中天的威望!

  有了这种感觉之后,钟羽正不禁觉得有些飘飘然,清了清嗓子说道:“诸位学子拳拳报国之心,我已经知晓了。今日诸位到来,是我首善书院的幸事,也是我钟某的幸事,足见我大明文教之功!”

  钟羽正说起来没完没了,说着说着,居然说回了他的求学生涯,开始讲起了自己对读书人、对圣人之道的看法,一说起来就没完。

  一边的阮大铖可是要急得跳脚,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是让他们把这些人聚集起来,那麻烦就大了。可是阮大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总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打断钟羽正。

  如果在这个时候打断钟羽正,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很可能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干的,要想别的办法。

  阮大铖向后面撇了一眼,忽然发现了崔呈秀。

  阮大铖悄悄地向崔呈秀走了过去。

  大家的注意力全都被钟羽正吸引了过去,根本就没人注意阮大铖。这让他很顺利的来到了崔呈秀的面前。

  “崔大人,这是怎么回事?”阮大铖看着崔呈秀,语气有些急切的问道。

  看了一眼阮大铖,崔呈秀没好气的说道:“我还想知道怎么回事呢?”

  “那个钟羽正在说什么?他没有胡说八道吧?”

  阮大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这句话阮大铖还是敢说的,毕竟钟羽正现在整个人都飘飘然了,正在大谈特谈人生观和理想。

  钟羽正本来就在首善书院教书多年,自然有为人师的喜好。这辈子也没有这么多人捧他,也没有这么多人听他的课,这一讲起来自然就有一些收不住了。

  不过钟羽正不会乱说话,这一点阮大铖是可以肯定的。

  在阮大铖的眼里,钟羽正就是一个读书的书呆子,为人古板且耿直,算得上是一个老学究。

  崔呈秀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就好!你要尽力维持住这里的局面,绝对不能够出乱子。你明白吗?”

  阮大铖点了点头问道:“崔大人进宫,可有收获?”

  听到这话,崔呈秀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他瞪了一眼阮大铖,心中对阮大铖其实已经很气愤了。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哪来的这么多事?

  现在可倒好了,陛下那边还在考虑,外面却已经闹起来了。这让陛下怎么看自己?不会说自己不能办事?

  如果自己把事情办好,怎么会闹腾成这样?这事情闹得越大,自己越吃不了兜着走。这一切全都要怪阮大铖!

  阮大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崔呈秀怪上了,依旧面带期待的看着崔呈秀。

  在阮大铖看来,这件事情解决起来也没有什么难的,只要宫里面给一个保证就可以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到时候这些人自然而然的就散了。

  可是阮大铖也知道,难就难在这点上,陛下还真的就不一定同意。如果有人在陛下面前说点什么,那就后果难料了。

  所以阮大铖很期待着看着崔呈秀,希望崔呈秀能给自己带来好消息。

  毕竟崔呈秀的身份阮大铖也知道,这位在宫里面也是有关系的。

  不说其他的,东厂的那位厂公魏忠贤就与崔呈秀走得很近。如果有魏忠贤帮忙说话的话,这件事情也未见得就做不成。

  “陛下没有说什么,只说考虑考虑。”崔呈秀看着阮大铖,叹了一口气说道:“即便是原本有成算,现在这群人这么一闹,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一个结果。”

  :。:m.x
    纣胄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