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攻约梁山 > 691山东乱2
  地震毁掉了梁山泊的对海通道。

  幸运的是,还能人为开出条出海航道。

  尽管此道远不如原来那条,但,赵岳和梁山人还是很高兴,算得小惊喜,在山谷中伐木去岩石,挖开横丘,清除障碍,贯通河流......尽量让新航道开阔畅通些,费了老大力气把它开出来了。

  为了避免梁山泊富饶的水产进入这条新航道被流域附近的人发现而惊奇甚至亢奋关注起来最终发现和梁山的这个秘密,赵岳还特意在泊水流出的东岸出口搞了个阻止的小设计,在挡住水东泄的这道泊边高地处先建了个闸门。

  简单,就是先在高地里横向挖出战场壕沟一样的东西,用水泥石头在里面建成个牢固堤坝,缺口装上个网眼式厚木板为门,并罩上细尼龙网,既能让泊水流出却又阻止了鱼虾出去,需要过船时就提起木板......然后再挖去坝前后的泥石形成泊水出口通道,从这一路向东把林间山地开出河道,连通预设为河道的那条山谷。这条源自梁山泊的山林中长长东流的新河就自动形成了.......

  梁山老人深受赵岳的严谨科学思想影响,做事向来追求周密,会事先考虑到方方面面。

  这条新航道绝大多数通行在山野无人区地带,这增加了原来那条大河所没有的隐秘性,但有优点的同时也伴随着缺陷,不少河段限于山谷地势而狭窄,这很容易受到两岸攻击甚至阻断。

  为了预防这一点,在开通航道的施工过程中,朱贵就派出情报人员沿河向两岸外侦察摸清居民情况。这一仔细摸底排查还真有了个极意外的收获。

  问题出在沂州。

  当年,海盗制造叛逃潮,沂蒙山区这样的典型生活困难地方,人口流失是最重的。

  沂州知府又是高俅的兄弟这种典型的只知拼命刮地皮作威作福的王八蛋官,这越发逼得居民跟风逃走。

  后来,宋江领二龙山强盗来打钱粮,攻灭沂州官府,虽然为当地除掉了以大害知府高封为首的沂州上下集体贪官污吏团伙,却也同时把当地百姓祸害得不轻,房屋被肆意烧毁,庄稼被大量破坏,家中发的国难财形成的粮食钱被强盗抢走.....这直接导致本就人口稀少的沂州越发缺人了。

  住在这也太危险了,不仅有人少了野兽就兴盛自由出现的山区险恶,下地干个活就可能被野兽叼走,还有左近的强大凶恶强盗随时会来......闹得沂州府城也空空无人荒废了,最后只剩下在离二龙山远的南部自发聚成了两个镇子,每个镇子也就那么几千人,两镇子还隔山隔得老远老远的,朝廷就干脆在这两处设了简单的镇级官府治理,并分别划入了就近的州,废除了沂州治。

  这个情况和形成的过程,特务头子朱贵是很清楚的。

  但,沂州现在却出现了新情况......

  朱贵把手下的探子和军队一些精干斥侯统调安排,令,摸清新航道两岸二十里范围内情况。

  侦察沂州段的,其中有一个三人组,组长是山东人而且正姓鲁,叫鲁庆,绰号鲁大脑袋,为人极精细老道,是朱贵得用的老部下。

  鲁庆领着一新人一旧两手下弟兄,按朱贵划定的侦察范围从航道往南一步步仔细排查到了近二十里远处,除了长得越发繁盛的牧草树木以及相应越发兴盛活跃起来的野兽,其间,老虎豹子都遇到了好几只,他们三多次险些被这种大型猛兽偷袭祸害了,其它的,却连个人形鬼影都没看见,人消失的真干净.......沂蒙山区似乎真成了赵岳计划中的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了。

  穿行在这种凶险困难地带,接连数日的高度警惕和劳累着实把三人折腾得精疲力竭的,但,始终没发现任何情况,这算个值得高兴的好事,因为不必麻烦费事把范围内会成为航道威胁的人口清理了,规定范围内的侦察任务至此算是完成了,三人大大舒口气,放松下来,就近随便找了个荒废得野草藤蔓疯长的村落中那处大宅子当休整地。

  这宅子是砖瓦结构的,院落不算大,但荒废了这么久也仍然鹤立鸡群一样傲立在周围一处处破败的泥墙茅草房中,所有门窗都严实关着,屋里保持得还不错,只是落了厚厚的灰尘,显然以前是本村地主大户村长的家。

  或许,这家大户不是死了甚至绝户了,而是逃走了,或许以后还想着再回老宅来住.......

  鲁庆三人把这处最好的主屋通风略打扫了一下可以凑合住住,然后就一个个歪在椅子上歇息歇息,连说话的精神都欠缺,缓过精神头了才去弄水把自己浑身全洗漱干净了,把自己弄得在盛夏炎热中清清爽爽的,精神越发好了,然后拾掇路上顺手打的野鸡等野味开始做饭。

  他们打算在此休整一下午并过夜,好好睡一觉,攒些体力精神,明日再冒险回去不迟。

  虽然是穿行在荒无人烟的山区,他们在吃喝上却并不太遭罪。

  这,不仅有日益繁多的野生动物肉食可随意猎取,有蘑菇等山货可食,有居民逃走却遗留的一处处房舍可过夜防野兽侵袭,还有果树、菜园子可利用。此,正是蔬菜最疯长的季节,即便没人管理了,菜地里却还野长着葱蒜甚至还有其它菜品,长得杂乱不好而已,这不耽误食用。

  侦察组都带着弓弩,有方便的小行军锅等,带着些香料等调料,还特意配备了些茶叶。

  所以,鲁庆这一组不但能在这处宅子享受美味烧烤,还能吃炒菜和悠然喝茶。

  三人啃着宅院中的果树上无人采摘的熟透了的苹果,心情好的缘故,在院中习惯的小声说说笑笑的,正忙着整治饭菜准备好好大吃一顿,突然,那个很牛逼的叫孙武的小年轻新特务笑声中无意中仰头往天上瞅了一眼,目光僵住了,随即就做了个噤声的标准动作,另一手往天上一指。

  鲁庆目光立即警惕的扫向所指的南向天上,然后就脸色一沉:有情况。

  另一个队员是情报部老人了,警惕性比特务新丁孙武更高,面对突发的意外也更有经验,也瞬间严肃起来,立即转入戒备状态,紧跟着和鲁庆一样灵猫一样窜起来,一手执刀防身并扫视周围可能藏人的地方,迅速观察有无敌人埋伏偷袭,一手一把拽起反应稍慢的孙武跟着做好防御,调动五感细辩,没发现什么后,随即手势示意孙武继续戒备周围,他娴熟地和鲁庆配合,鲁庆持刀在前,他持弩在后做防御,二人一齐轻脚飞快去了院门那窥探外面有无危险情况......

  紧张一场,却根本没别人在荒芜的这出没,否则院中树上的苹果也不可能剩下。还有这宅子的门窗,包括院门在内,也不可能仍关得好好的一直没人打扰的样子。

  在村中破败的房子里安了安乐窝的大野猪倒是看到好几头在街上的野草中觅食随意晃荡。

  也不知这些大家伙闻到鲁庆一伙烧烤的猪肉味道正是巧妙悄然捉的它们的孩子,它们会不会觉察出点什么而发狂扑来......

  鲁庆松口气,打个没事的手势,然后轻轻开了院门来到外面往南方那片天空处细瞧。

  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会如此紧张。

  答案是,炊烟。

  在那片天空方向上,呈黑灰色不断升腾飘向天空的朦胧一片肯定是炊烟。

  那里肯定有人居住,而且肯定是很多的人家正在做午饭,不然形不成那种大面积明显烟象。

  不过,那离这只怕有五六里远,而且隔着山,应该是处在二十里侦察范围以外了,但却也是三人必须及时了解清楚,甚至是梁山人必须坚决解决掉的大问题。

  夏季的南风把南边的味道传了过来。

  鲁庆嗅了嗅空气中极淡的某种味道,沉吟着断断续续轻声道:“是烟火气,没错。不可能是野火造成的。早晨才刚下过阵雨呢,到处还都是湿的......只能是人为制造的烟气......那里指定有大量的人家.......好奇怪啊.......怎么会呢?我们却一直不知这情况......看来,头和咱们都犯了想当然的错误......疏忽了,没做好持续监控.....或者是头早知道了,心中有数,却另有打算才没动?”

  新航道在沂州中偏北处,两岸这一带至少四五十里范围内按理来说是已经没有人烟了。

  孙武有些紧张又有些亢奋快活,急问到:“鲁大,咱们怎么办?”

  鲁庆笑了,先是大大表扬了一下这小子发现意外的功劳.....对新人要多夸夸他,让他对自己有信心对工作能有兴趣,这样,工作才能后继有人。不能倚老卖老这挑剔那挑剔说你这也不行那不是纯粹是个废物,那样会伤害新人刚进入本行必然有的极度敏感脆弱的心,会毁灭他的热情.......

  随后,鲁庆却又笑骂道:“什么怎么办?凉拌。咱们先顾好自己的肚子再说。”

  那个老队员也笑起来,对孙武说:“不要那么容易亢奋紧张。兴奋而冲动,那是咱们这行的大忌.......”

  才十八九的小伙孙武不好意思的嘿嘿着摸摸脑袋......三人继续快活的忙活饭菜,也不担心烧烤与做饭的烟火会冒到天上让南边的人发现。这点烟气太少太稀薄了,被南风一吹,不等升到天上就消散了。南边的人看不到也闻不到这的烟火味。

  倒是外面的大野猪似乎发现了什么,晃晃想带着孩子们过来瞅瞅,却被结实厚重的院门隔挡住了,只能隔着大门从几不可透视的门缝那闻着味,鼻孔使劲耸动着,很贪婪的样子.......

  当天,三人再无行动,吃好了午餐就睡觉,醒了起来溜达,又是晚饭......好好休整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起来,又从容吃了早饭,收拾好了仍歇息着,一小时后才起身离开了这里,摸向南边。

  南边那果然秘密聚集着大量居民。

  那原来是沂州的一个小县城。

  这些可疑居民无疑是围绕着这座有小河经过的县城安家生活,看样子是分成了数十个大小不一的部落,各有各的老大.....这自然没有官府管理,瞧这架式应该是有个总领的强力人物存在。

  刮地三尺仍不罢休的高俅那狗官兄弟治下的这座小县城,城池情况能好到哪去?

  钱,都贪县衙人自己腰包里了,或是吃喝到自己的肚子里了,要不就是嫖赌快活挥霍掉了,总之是绝不可能用来修缮城池。

  这城墙倒是大青砖的,却必定是久有年月的老物,是前周,甚至是更早就建造的也说不定,与赵佶朝出现的水泥修建的痕迹毫无关联。没见那包铁城门都残缺破烂摇晃成那样了?

  当年的县衙连城门都舍不得花钱换一个新的,更别说要花费更多而且更费事操心修城墙了。

  鲁庆三人不禁暗骂一声狗官就知道腐败......但能判断出来,这个破烂县城却正是这几十个部落的统治中心。

  势力最大的团伙就住在这城里。

  那个应该是存在的领袖人物就在这县城中。也不知那是个什么样的强悍家伙?

  这的居民,虽然看样子都是贫穷农人,却一个个的显然都非善类。在这么个一无官府管理二无法律约束的自由地,能震慑住并且能领导着这么大群刁民恶人的,无论是心计手段还是个人武力没着实过硬的两下子可不行,而且在讲义气公平守信这种民自治必须的令人信服的特点下还得心足够黑足够的机警狡诈狠毒果断,不然,只怕他的脑袋稀里糊涂就丢了,哪还能在这混老大。

  但显然,这的人丝毫没发现有外人发现了这里的秘密并已悄悄摸过来。

  这,就象别处乡村一样已开始了今天的忙碌。

  形形色色的汉子们纷纷从各处现身,一个个的说笑着懒洋洋下地侍弄庄稼去了。

  有更强壮凶恶显得有些武力的汉子,一伙伙一队队的操持着刀枪或乱七八糟的趁手武器,从城里或周围的村里陆陆续续出来,由各自的头领着往林深的山上慢慢而去,显然都是去打猎的。

  鲁庆惊讶地发现,这竟然还有些年轻的妇人和孩童存在。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